第一个获得中国女子跆拳道冠军的是谁
2019-10-01 05:54
分享: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中国女子跆拳道队诞生10年来已夺取了三枚奥运金牌,书写了中国体育辉煌的一页。面对四年后的北京奥运会,女子跆拳道队能否给国人带来更多更大的惊喜?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她们将如何继续发展?在全国跆拳道冠军赛间隙,国家女子跆拳道队总教练陈立人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据陈立人介绍,2000年以前,中国女子跆拳道队经过四年在国际赛场的摸索,决定把中大级别作为突破口,力求在悉尼奥运会上赢得一枚奖牌。结果,当时19岁的陈中扮演了“黑马”的角色,以一记经典的下劈赢得了中国跆拳道历史上的第一块奥运金牌。悉尼奥运会的洗礼坚定了女子跆拳道队继续重视中大级别发展的思路。此次雅典奥运会,新锐罗微杀出重围,首次品尝奥运冠军的甜蜜,陈中随后卫冕成功。派出两人、拿回两块金牌,百分之百的成功率更加证明了当初战略的成功。

  但是,随着跆拳道在全球范围内的不断普及发展,新上任的世界跆拳道联合会主席赵正源已经不满足于每个国家满额只有男女各两个奥运参赛名额的现状,他已经正式向北京奥组委提出增项申请,若此申请被获准,那么今后奥运会上跆拳道的竞争将更加激烈,中国女子跆拳道四年后将面临更大的挑战和机遇。

  陈立人说,我们现在就要做好全部准备,仍要保持、巩固、发展、提高中大级别的优势,再逐步向全面辐射。保持中大级别优势,就要加大优势级别的人才储备量。就目前来看,这些级别上的后备力量人数和质量都还不错,而且经历了两届奥运会,我们在中大级别上的信息、资料积累相对丰厚,这便于我们在陈中、罗微之后,扩张优势级别的重点人员,使她们能迅速成长起来。

  在中小级别上,因我国跆拳道起步时形成的传统习惯,对其重视程度不够。其实,中小级别上也涌现了一些不错的苗子,如57公斤级的王朔,她是我国第一个世界冠军,21岁的她是目前国内训练年限最长的队员之一,基础扎实,身体素质好,她将是今后重点培养的队员之一。

  陈立人最后表示,他将与原先的教练班子继续联手打造中国女子跆拳道队,他提出,全体教练都要不断加强自身学习和与外界交流,以熟练掌握规则、规律、跆拳道界最新国际动态以及对手变化等,立足于自身的优势,力争全面发展,为中国女子跆拳道队创造下一个惊喜打下基础。

  1992年10月7日,中国跆拳道筹备小组成立,这标志着我国跆拳道运动的正式开始。1994年5月,在河北省定举行了首届全国跆拳道教练员和裁判员学习班。1994年9月,在云南昆明举行了第一届全国跆拳道比赛,当时共有15个单位150多名运动员参加了比赛。1995年5月,共有22个单位250多名运动员参加了在北京体育大学举行的第一届全国跆拳道锦标赛,从此,跆拳道运动在中国迅速发展起来。1999年6月7日,在加拿大埃特蒙多举行的世界跆拳道锦标赛上,我国女运动员王朔战胜多名世界强手,获得女子55公斤级冠军,这是我国运动员获得的第一个跆拳道世界冠军。

  1958年出生,1976年毕业于北京第四十四中,后进入中国人民海军北海舰队任卫生员.1980年退伍回京,进入北京医药公司药品批发商店任业务员,1983年辞职靠写作维生。1978年开始从事文学创作,自84年初处女中篇小说《空中小姐》发表在《当代》后,迄今已创作二十二个中篇小说、三个长篇小说,大约一百六十万字,并创作了数十集电视剧。1997年1月赴美。1997年7月回国,从事自由写作。

  王朔,1958年,出生于辽宁省岫岩县,至今,王朔也不愿讲他是北京人。相反,“我是东北人”这句话他却说得理直气壮,出生后不久,便随著父母来到北京郊区的一个部队大院落户,大院里有各地的人,唯独没有北京人。王朔的理解是,可能那时北京参加革命的少。自我封闭的大院生活,使作为小毛孩子的王朔不知城里还有居民,以为那里除了商场就是公园。

  上中学后,王朔搬进了城,朝阳门的城根下,他和北京的语言发生了直接的交流。在此之前,他对北京文化几乎没什么认识,北京的语言对他来讲是陌生的。由此可见,今天王朔的语言,跟“老北京”是没有渊源关系的,那是和北京的语言交流后形成的一种独具个性的语言,只能算新北京文化中的一支。

  “调侃”,成为王朔语言是最大特色。而调侃本身则是一种不硬也不软的语言形式。这种语言形式与其说王朔是把它当成了工具,还不如说王朔把它当成了武器,作为一个普通的人,小时候所面临的不是被尊重而是时时被侵犯。街头的流氓,严肃的老师,专横的父母都可以形成侵犯。你无力回击这种侵犯。但你也一定要采取一种自我保护措施。王朔选择了调侃,这样既能化解对方造成的侮辱,又有保护自身尊严的功能。王朔成为人们眼中的披著文化外衣的“痞子流氓”。一种本能的反抗,和小孩调皮捣蛋差不多的把戏,却惹得大人们生气了。

  有人问王朔:“你写作的目的是什么?”“当然是为了名利了。”王朔答。王朔写了社会边缘上的人,以往,游手好闲为社会不允许,每个人的社会位置都非常明确,新时期以来,很多人生活在社会边缘。过去中国的中产阶级,依附在权力阶层,由政府、军队、官吏中的一些人士构成,改革开放前,这些人在政治上有很强的优越感,经济状况又是中等偏上。而改革开放后,这个阶层逐渐瓦解,他们中的很多人有巨大的失落感,经济上的优越被私营者代了,政治上的优越感又很模糊,他们不愿从事体力劳动,又没受过太多的教育,社会位置急剧变化,青年中的佼佼者不再是他们,社会位置的提升和知识成正比了。初期是小商小贩打腰提气,现在是受过教育、有能力的人扬眉吐气,每个作家不可能写尽社会中的各色人等,只能写熟悉的人,就像有些人熟悉农民、知识分子一样,王朔对“边缘人”的了解,使他的笔下都是这一群人。

  母亲是一名医生,父亲为解放军政治学院教员,虽非是书香门第,但家境小康,他的家庭,正是北京典型的市民家庭(这种出身对与他以后在作品轻车熟路地描写北京市井生活有极大补益)。王朔幼时所住的是一个军区大院儿,孩子们每天所做的不过是分伙打仗一类的事情,但那个自由的时期给王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以后的中篇小说《动物凶猛》(曾改编为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写的就是那时的感受。王朔少年时就读于韶山中学,在学校并非一个顽劣的学生,甚至曾经怀着匹夫有责的信念参与了1976年的四五事件,在其中虽然算不上威武不屈的英雄人物,但也曾为此被关押了三个月时间。

  1976年夏,王朔高中毕业后到山东参军,在部队中是一个普通的操舵兵、卫生员甚至帮厨。1978年在大学恢复招生的时候,王朔兴起了报考文科的欲望,开始练习写作文,期间偶然将习作投往《解放军文艺》,居然中选,这便是他的处女作,短篇小说《等待》。《等待》是一篇时代印迹很浓并且颇为稚拙的小说,文笔还很学生腔。然而在1978年刚刚粉碎的当时,它无疑是清新可喜的,一投中的也显示了王朔的创作潜力。

  此后王朔又写过几篇部队题材的作品,但反响均不大。其间他曾经试图经商,不但没赚到什么钱,倒是体验了许多被骗的心情。这一段致力赚钱的经历,后来被记录在《橡皮人》(曾被改编为电影《大喘气》)和《许爷》等作品中。

  经商不成,无所事事之中他又开始进行创作。商人的视角使他知道什么东西适于出售,于是他挑选了在普通人眼中颇具神秘色彩的空中小姐为自己的描写对象,果然,在《当代》上一投而中。

  其自谓:「身体发育时适逢三年自然灾害,受教育时赶上,所谓全面营养不良.身无一技之长,只粗粗认得三五千字,正是那种志大才疏之辈,理当庸碌一生,做他人脚下之石;也是命不该绝,社会变革,偏安也难,为谋今后立世于一锥之地,故沉潭泛起,舞文弄墨。]

  90年代成为以飞扬跋扈的文字横行文坛的痞子作家,一声我是流氓我怕谁,直如当头棒喝,劈手撕下所谓崇高的面纱,接下来几乎全部的媒体都参与到这场轰轰烈烈的论战中去,加上〈渴望〉〈编辑部的故事〉〈爱你没商量〉〈过把瘾〉等等电视剧改编的成功,王朔火遍了大江南北。

  随着出书频率降低,王朔开始有些沉寂,〈看上去很美〉〈美人赠我〉似乎显得有些江郎才尽,真正重新引起媒体关注的,是他的一本拍砖杂文集〈无知者无畏〉,里面把金庸琼瑶并列成“四大俗”,从而引起一场大规模的金王论战,与以往不同,网络的参与使这场论战迅速升级和白热化,而无知者无畏,也跟当年“玩的就是心跳”“过把瘾就死”等王朔名言一样,成为年度热门话语。

  最近又出新书《我的千岁寒》,收入了六篇文字。语言较以前有了新的突破,尤其是开篇《我的千岁寒》,文字简洁,富有诗意,还被赋予了时态。最后一篇《唯物论史纲》谈的是宇宙和物质,虽然有些常识性错误,但语言依然有着王朔式的霸气。